聚酯圈炸锅!PTA企业“生命线 面临巨大亏损 “检修牌”打光!上

  【聚酯圈炸锅!PTA企业“生命线 面临巨大亏损 “检修牌”打光!上游急跌 聚酯厂“一周一促销”】今年受海运费高企和内需疲软影响,9月订单相对惨淡,限电加严后订单在10月陆续恢复。随着煤价大幅下跌,聚酯原料价格大幅下跌,终端在“买涨不买跌”的心态下,原料采购积极性下降,聚酯再次面临累库存、利润压缩的状态。截至目前,今年PTA平均加工费为495元/吨,为2017年以来新低。(期货日报)

  目前,各地限电举措不一。而本周,让聚酯圈、纺织人“炸锅”的也来自于限电消息上的“有松有紧”。

  期货日报记者了解到,本周初,浙江能源局发布暂停有序用电的措施,这是继福建之后又一地区放松限电政策。而昨日,江苏部分地区再次实行“双控”政策,自11月12起到12月31日结束。

  对聚酯市场而言,限电取消理论上意味着下游织造生产的恢复正常。随着开机率的回升,对于消耗原材料的节奏加快,有利于织造原料库存的消耗,使得聚酯采购周期缩短,有利于聚酯企业去库存操作。对比前阶段限产结束后的开机率,期货日报记者发现,实际开工率并未有很大的提升。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,受到近期能源、原材料成本波动的影响,市场心态仍偏谨慎,企业生产尚未完全恢复,市场成交热度反而有所降温,存在着明显的“预期差”。

  根据化纤信息网(CCF)的统计,9月下旬是限电政策影响最大的时期。其中江浙加弹开机最低一度降至40%(月初87%),江浙织机开机最低则降至37%(月初67%),而印染开机最低更是仅为20%(月初67%)。随着限电政策的取消,11月4日江浙加弹、织机、印染负荷分别回升至79%、82%和87%,不过近期受局部限电因素扰动,又出现了小幅的下滑。

  根据华瑞信息的数据,截至周五,聚酯周均负荷为84.86%,环比仅上升0.3个百分点,上升幅度有限。整体来看,限电对行业的开工率有直接的影响。限电政策影响之下,9月底聚酯负荷也降至81%附近,刷新了年内低位。记者了解到,限电放开后,聚酯环节的开工率并未如预期快速回升,截至11月11日依旧维持在85%左右,较低点回升了不到4个百分点,江浙地区主要纺织基地开工仍在七成附近,聚酯和织造的开工较之上半年依然处于偏低水平。

  为何当前的聚酯市场会存在明显的“预期差”?天风期货分析师刘思琪解释说,市场的这一差异主要源于聚酯当前面临产销偏弱、库存压力回升,企业复产谨慎。

  在她看来,随着原料价格不断下跌,终端织造原料采购积极性放缓,聚酯产销持续维持二成至三成的偏低水平,聚酯工厂库存抬升较快,现金流已有所压缩。当前虽然限电政策放松,但聚酯若开工率较快回升,聚酯库存压力可能进一步显现。

  “由于限电放松刚刚执行,目前聚酯负荷上升幅度不大,一部分工厂计划陆续提升负荷,还有一部分库存偏高的工厂提升负荷的积极性不高。我们预计11—12月聚酯的负荷会小幅回升,但难以恢复到限电前90%左右的高位。”刘思琪称。

  从产业角度来看,限电影响逐步消退之后,市场开始逐步关注聚酯及需求端的恢复。

  聚酯行业的旺季一般在“金九银十”,但近几年淡旺季的特点并不十分鲜明,往往出现淡季不淡、旺季不旺的情况。

  往年聚酯在9、10月份会有一波下半年订单高峰,主要来自海外“圣诞季”的订单和国内“双十一”和“双十二”订单。今年受海运费高企和内需疲软影响,9月订单相对惨淡,限电加严后订单在10月陆续恢复。记者了解到,随着煤价大幅下跌,聚酯原料价格大幅下跌,终端在“买涨不买跌”的心态下,原料采购积极性下降,聚酯再次面临累库存、利润压缩的状态。

  对此,中国绸都网相关负责人张强告诉记者,前期在限产因素下,在买涨不买跌及后期限产导致的“一货难求”预期下,市场提前下单并消耗了一部分订单,导致目前市场新增订单并不十分理想。同时,因为天气因素及订单周期,导致下游错过了最佳下单季,市场存在一定的心理落差。

  由于对后期比较迷茫,同时随着上游化工原料的急速下跌,市场对于聚酯下跌预期也越来越大,织造工厂并没有因限产结束迎来采购,相反聚酯工厂将再度开启“一周一促销”的模式。目前,织造工厂新订单不多,江浙织机综合开机率与前几年相比均处于低位,下游用户仍按需采购。

  据张强介绍,下游织造订单不明朗,包括海外订单并不是很多,也有部分企业表示订单已经提前消耗。多数企业订单有保持,但是引领市场走向的现货产品有走弱预期,“双十一”后可能更加明显。

  “去年疫情影响下,国内外纺织服装市场的消费节奏明显被打乱,下半年内需和出口集中爆发,导致9月底开始行业迎来大幅去库周期,内需和出口订单双双爆发,但内需订单表现为紧急量大,出口订单则一直延续至今年上半年,为今年中国出口增长贡献明显。但目前‘双十一’和‘双十二’订单接近尾声,出口受原料价格、运费及汇率等因素波动影响,订单观望。”国投安信期货分析师庞春艳称。

  “目前长丝工厂的库存压力相对明显,主要还是下游采购心态谨慎,需要等待市场心态企稳之后需求的逐步释放,而这方面除了工厂本身的让利促销之外,一定程度上也要依赖原料成本的企稳。短纤方面,目前供需压力也基本不大,不过近期负荷逐步提升之后,后续关注需求端能否逐步跟进。瓶片受益于海外出口需求的强劲支撑,社会库存整体不高,工厂发货比较紧张,因此心态相对偏强。”CCF资深分析师袁媛表示。

  “整体看,终端消费决定了整个产业链能否健康运行。”在庞春艳看来,如果消费好,产业链去库,利润修复;如果消费差,则累库,利润挤压,而绝对价格依旧与油价密切相关。

  不过,当前市场关心的是,当季订单陆续进入尾声之后,12月份之后是否逐步会有新订单释放,国内冷冬预期下,对的消费是否会超预期,这些都将成为市场新的关注点。

  从受访人士的采访中,记者了解到,“双十一”购物节结束后,聚酯原料仍相对悲观,短期的需求订单或放缓。从往年的订单来看,由于春节前后放假织造会提前备货,可能在11月中下旬至12月上旬,织造还会有年内最后一波备货订单。

  “聚酯供应恢复过程中,若需求能够逐步释放,则产业链气氛有望逐步修复;如果到了12月份以后,市场需求依然不温不火,那么产业运行压力可能逐步显现,则明年1月份存在提前放假的可能性。”袁媛说。

  加工费对于企业而言是企业的“生命线”,记者了解到,截至目前,今年PTA平均加工费为495元/吨,为2017年以来新低。

  与往年不同的是,由于醋酸价格持续飙升,今年在加工费的成本占比明显增长,不断侵吞着产业利润,导致生产企业盈利情况变差。

  据CCF高级分析师沈银姣介绍,从3月开始醋酸价格多在6000—9000元/吨,如果按照一吨PTA消耗35千克醋酸折算,成本在210—310元/吨,因此考虑醋酸成本的线元/吨。该加工费对于大部分PTA企业来说,都面临亏损的压力,少量新装置由于能耗和物耗偏低,处于保本。“因此,我们看到今年PTA长停的装置增加,目前国内已经有831.5万吨装置处于长停状态,占总产能的12.6%。”

  据庞春艳介绍,今年上半年由于巨大的社会库存压力,PTA加工差持续走低,醋酸价格却在大幅攀升,导致PTA工厂生产成本上升,行业陷入大面积亏损,企业被迫减产、停产。下半年随着社会库存的消化,PTA加工差有所修复,部分时间现货加工差回到700元/吨高位,除了醋酸之外,过高的煤价也在侵吞着PTA行业的利润。

  “近期,随着PTA重回累库周期,加工费被压缩到一个接近边际的值,500元/吨左右的水平,考虑到今年醋酸的涨价,目前的加工费是累库周期下的一个相对合理的加工费区间。”浙商期货分析师朱立航表示,在未来累库预期较为明确的情况下,低加工费很难有一个突破性的增长。

  低加工费对企业来说,面临的是库存累积、产品价格下跌、效益下降的问题。低加工费对高成本企业来说意味着巨大的亏损,整体来看,行业通过传统的模式实现稳定经营难度加大。记者了解到,PTA企业面对低加工费,往常会采取检修。

  今年亦是如此。在今年的3—4月,PTA的加工费下降较为明显,多维持在300—400元/吨,有较多的企业选择检修,部分竞争力偏弱的装置陆续停车。进入10月份,大部分装置已经完成检修检修。今年“检修牌”已打完,对于企业而言,后期将如何应对低加工费呢?

 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低加工费下,随着PTA期货、期权日渐成熟,企业还会考虑利用金融工具进行风险管理。比如在盘面有利润时,及时进行加工利润的锁定;部分企业会通过卖出期权获得部分权利金收益,同时实现销售的目的。另外,很多PTA企业已经实现了横向纵向一体化发展,PTA企业上下游均有配套,产品也更加多样化,相比于单一产品抵抗风险能力不断增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