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访:长扁之争很自然 已耐心等待三十年

  中新网8月8日电 位于台北民生西路的竞选办公室五楼,会客室墙上悬挂着高雄夜景照片。早在访问美国前夕,香港《亚洲周刊》独家专访了这位后来被美国人比作“太极专家”的二00八参选人。

  办公室门前,矗立着一尊日本武士的木雕。早就闻说不仅有留学东瀛的背景,而且相当崇拜德川家康,对德川家康奉行的“忍耐”哲学颇有领悟。日本武士造型的人像手中拿着鳌头棒,据说象征将“鳌跃龙翔”。为了这一天,说,他已耐心等待了将近三十年。

  并不回避长扁情结问题,他说,和他过去因为在同一选区选举,他们的背景都是律师、市议员,所谓长扁情结,长扁之争,是很自然的。如果换成别人,早就老死不相往来了,只是他一直提醒和告诫自己两人需要合作。在问政风格等问题上,称,他和在作风和个性有些不一样,但是大的方向,承继“本土政权”的大前提之下,都是一致的。

  对于外界有人评价他是一个务实、变通的人,并不排斥这样的评价。当询及在两岸关系问题上是否也会展现自己的变通时,引用了“穷则变,变则通,通则久”的哲理。他说,对所谓的变通过程,还必须要有一个原则,不可以乱变,台湾必须要有一个基本的生存发展大战略。“至少在两岸关系问题上,双方应该避免发生战争,互相之间不挑衅,维持和平现状,不随便刺激人民。”

  这次独家访谈没有触及具体的副手问题,对于内部的矛盾问题,、苏贞昌,还有其它,并没有回避,表现出某种程度的坦然,但回答问题的技巧性很高,潜台词只能靠对话者自己揣摩。他也未直接回答“第二共和宪法草案”究竟是否会继续推动问题,但明确表示,基本上不赞成修改台湾前途决议文。

  在访谈中说,在还没有达致正常的政党政治之前,台湾任何类型的选举都是残酷的。离二00八年三月二十二日的投票日,还有二百多天,人们已经嗅到了浓浓的火药味。这位从打铁街走出来的政治人物,似乎已展示出蓄势待发的姿态,但终局的赛果,明年三月下旬的那一个惊心动魄的时候,才能揭晓。(陈子帛)